洋基继续追逐马查多(Manny Machado),如能如愿,「邪恶帝国」的阵容将更强大。「邪恶帝国」是电影《星际大战》中反派势力的称谓。洋基为何被人称作「邪恶帝国」,这个别称究竟是好是坏?

纽约洋基为何叫邪恶帝国,他们的管理层竟欣然接受这一称号!

「邪恶帝国」的由来

曾经有一位从古巴叛逃的投手名叫Jose Contreras(曾助古巴队夺得奥运、棒球世界盃冠军,2003年至2013年间在大联盟效力,为洋基效力一个赛季后转战白袜,随后者夺冠,并入选全明星)。鉴于他出众的实力,纽约洋基与波士顿红袜均对其展开追逐,并开出价码,最终洋基成功拿下古巴名将。

事后,红袜及其股东并未就此大动肝火。红袜时任总裁Larry Lucchino为洋基总是能在自由球员市场一步领先于红袜而感到沮丧,以至于说了些不合时宜的话而自此声名狼藉。他当时就将洋基称作「邪恶帝国」,但那可不是讚美。10多年后,「邪恶帝国」却成为洋基球团引以为豪的称谓。不管洋基邪恶与否,他们所取得的成绩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可以称之为「帝国」。

薪资制度助「邪恶帝国」常年存在

「邪恶帝国」之所以存在,洋基之所以能疯狂投钱签约巨星,是因为MLB没有薪资上限限制。唯一能够限制的只有奢侈税。而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因为MLB球员工会态度强硬,从不向老闆们卑躬屈膝。相比之下NFL球员工会比较软弱,令NFL存在硬薪资上限。而如今MLB球员工会正处在史无前例的平静状态,因为老闆们已经意识到他们几乎永远无法达成薪资上限的目标。

大家都知道,薪资上限的存在其主旨是为了维持联赛竞争平衡。但MLB老闆们却呼吁大联盟向其他联赛学习,设定薪资上限。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看到其他联赛拥有薪资上限而产生的不平衡感。另一部分原因则是球迷和专家们对他们的言论在没有任何证据前提下的买帐。老闆们应该为此感到高兴。因为没有任何证据支持他们对设定薪资上限的呼吁。

实际上,像NFL那种硬性薪资上限最显着的作用就是提升球队老闆们的收入,而具体的方式就是限制住球员们的薪水。这和提升联盟竞争平衡一点关係都没有。

纽约洋基为何叫邪恶帝国,他们的管理层竟欣然接受这一称号!

洋基老闆到底多有钱

洋基常年的疯狂砸钱离不开老闆的支持,其大老闆名叫Hal Steinbrenner,他和哥哥Hank Steinbrenner于2010年共同继承了父亲George Steinbrenner的遗产。

George自2007年开始已渐渐将球队的控制权交由两兄弟掌管。Hal在同年9月被选为董事会主席。

根据moneyinc.com的排行,Hal以32亿美元资产在所有MLB老闆之中排行第6。从第1至第5依次为巨人、勇士、红雀、双城、国民队的老闆,以上5位均已年迈。50岁的Hal年富力强,显然有更多精力投入到球队的运营中。在Hal的掌管下,洋基已有一次冠军(2009年)经历,他会有更多信心进行投入。

洋基如何看待此事

为确保「邪恶帝国」成为球队在棒球届的专属名词,洋基甚至在2008年7月打起官司。他们将一家名为「邪恶企业(Evil Enterprises)」的公司告上联邦商标法庭,称其不能用「棒球的『邪恶帝国』(Baseball’s Evil Empire)」来注册商标。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导,洋基最终赢了官司。这起官司说明,当涉及到称呼问题时,叫什幺并不重要,但牵扯到钱的问题就另当别论了。

也许洋基管理层并不认为自身是邪恶的,但如果「邪恶帝国」这个名字能让他们赚到钱,他们就会欣然接受,当然不希望别人用他们的称呼去赚钱。「邪恶帝国」的称谓已在洋基队的大量商品中出现,且销量颇丰。

为了证明球队拥有「邪恶帝国」别称的渴望,洋基的律师团队援引了大量相关报导,这些报导都是Lucchino 2002年12月「邪恶帝国」言论出现后登上报刊及网站的。他们还在自己的主场播放电影《星际大战》主题曲以强化球队对这一反派类称谓的自豪感。

「邪恶帝国」的存在竟对联盟有利

2017赛季Aaron Judge、Gary Sanchez等年轻球员的崛起带领洋基重返季后赛,2018赛季洋基又签下MVP Stanton,「邪恶帝国」重现江湖。尤其Stanton拒绝了巨人和红雀的招揽,毅然决然加盟洋基与Judge联手成为打击双星,令「邪恶帝国」的意味更加强烈。

当洋基再次成为列强争相击败的目标,棒球比赛便再次充满了乐趣。2017赛季美联冠军赛,洋基对战太空人的系列赛跃居FS1电视台四年内的收视之冠。即使体育收视率从大範围来讲是下降的趋势,2017赛季的美联冠军赛也是自2010赛季FOX电视台直播国联冠军赛以来收视率最好的冠军赛。2009赛季洋基闯进世界大赛,世界大赛的场均收视率较上一年增多620万。2010赛季,世界大赛没有洋基,场均收视率缩水510万。

诚然,大纽约地区人口众多助长了收视率,但洋基还吸引到全美範围内众多的非铁桿棒球迷。此外,洋基在客场之旅的疯狂吸粉也绝非一时之运。

「我们得乐于接受我们的角色,那才是洋基,不管这个角色是什幺。」为洋基征战十个赛季的投手Sabathia表示。

就在Stanton确定加盟洋基后的那次冬季会议上,多伦多蓝鸟队总教练John Gibbons就曾讥讽道,「这就是『邪恶帝国』阿。」但他同时承认:「这对棒球圈是有利的。在我们赛区(与洋基同在美联东区)很多人喜欢这样,人们会更加关注比赛,他们(洋基)引来了超级巨星。」

洋基的存在迫使其他队变得更好。洋基所在的美联在与国联球队的跨联盟比赛中曾连续14个赛季碾压对方,当时正值90年代末、新世纪初,洋基上一段强盛的岁月,美联的其他球队不得不变强以适应竞争。在洋基签下Stanton后,红袜签下J.D. Martinez,后者在2018赛季大放异彩,最终助红袜夺冠,美联的军备竞赛继续上演。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